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九章 她不是外人(第2/2页)

“他叫什么?”孟鹤妘咬牙问。

男人笑着摇了摇头:“好了,提问时间到此结束。来,把七星锁给我。”

孟鹤妘冷笑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男人慢悠悠站起来,目光阴鸷地看着她:“如果你不介意留下你的命的话,你可以试试,尊贵的公主。”

抱歉,我一点也不想试。

孟鹤妘扬手把手串丢给男人,转身便往林子深处跑。

微风吹着地上的篝火忽明忽暗,男人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七星锁,眼神瞬间一暗:“看来我们的公主还没学乖。”他冷笑两声,捏断了手里的手串,朝半空中放了一只响箭。顷刻间,十几个黑影快速地穿梭在林间,朝着孟鹤妘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茂盛的枝丫遮蔽了月光,越往深处去,月光越寡淡。孟鹤妘压低了身子,快速地穿梭在茂盛的枝丫间。

“在前面。”

“快!包抄。”

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几道黑影快速地从左右包抄过来,顷刻间,前面的路就别堵死了。

孟鹤妘脚步一顿,戒备地看向前方。这些瓦特狼卫就像蚀骨之蛆一般紧紧地盯着她,只要她稍有松懈,必将万劫不复。

“出尔反尔?”她咧嘴一笑,目光死死地看着对面显然是狼卫首领的面具男人。刚刚自己用从益康坊定制的假七星锁骗了他,估计这会已经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。

男人一抬手,把断裂的手串丢到她脚边:“看来公主一点也没有诚意。”说着,朝周围的狼卫摆了摆手,早就虎视眈眈的狼卫们一窝蜂朝她扑了过来。

呼啸的山风吹开了头顶的枝丫,星星点点的月光从枝丫的缝隙间洒下来,在她身上留下斑驳的光点。

孟鹤妘小心翼翼地避开狼卫的攻击,香汗顺着额头滚落,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浸湿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冷冽的萧杀之气,孟鹤妘一点也不怀疑,只要自己稍有不慎,下场不会比脚下的段枝好到哪儿去。

狼卫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身法以快准狠著称,且刀刀直奔要害,宛如草原上的野狼王。

袖里刀吃力地应付着狼卫的弯刀,孟鹤妘且战且退,并一直用目光偷偷打量远处的面具男人。

他还没有出手,这也就意味着,自己的胜算等于零。

“什么东西!”黑暗中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紧接着,一片黑雾鬼魅般从林子里涌出来,很快便把所有人都笼罩其中。

“啊!”

“是蝙蝠,该死,这东西咬人!”

“……”

孟鹤妘虽然吃惊,但是毕竟跟这些小东西打过几次交到了,倒也不会惊惶。她一边挥舞着袖里刀,一边悄悄往暗处躲,眼看就要脱离狼卫的控制范围,黑暗中一只冰冷的大手死死地扣上她的手腕。

她耸然一惊:“谁?”

强劲有力的手臂从后面揽住她的腰,硬是将她拖入一个温热的怀抱。

淡淡的檀香在鼻息间弥漫,孟鹤妘一怔:“裴伷先?”

“嘘!”微凉的食指轻轻抵在她唇间,裴伷先闪身将她护在身后,右手抽出佩剑挡开迎头劈来的胡刀。

“又是你!”面具男人冷哼出声,阴冷的眸子里淬了把刀,恨不能把裴伷先千刀万剐。

裴伷先面无表情地“嗯”了一声,高调的就像他明明拱了人家的好白菜,回头还要在人间面前吧唧嘴,说一句“味道也就一般般。”

孟小白菜鹤妘觉得裴伷先这人挺欠揍的,明明永远一副波澜不惊,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天仙儿模样,可那张嘴说出来的话和态度简直比冷刀子还锋利,杀人也就算了,偏偏他还诛心。

男人冷哼一声,抬手挥开几只扑过来的蝙蝠:“裴伷先,你还以为裴家是当年的裴家么?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罢了,何必非要管一个外人的闲事儿呢?”

孟鹤妘微怔,她是知道裴伷先戴罪之身,只是男人的意思,里面多半还有什么隐情。

裴伷先波澜不惊地侧头看了孟鹤妘一眼:“不是外人。”

男人微怔,裴伷先也没想听他的话,挥出佩剑扫落一片飞扑过来的小丑八怪们,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:“我是她压寨相公。”

突然被撒了一把自己狗粮的孟鹤妘差点没噎死。

“那个,我不是,我……”后面的话被裴伷先一个眼刀子封了回去,孟鹤妘乖乖闭嘴,专心致志打怪。

面具男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孟鹤妘:“那今天公主恐怕要做寡妇了。”说完,抽刀劈向裴伷先的眉心。

裴伷先反手夹住孟鹤妘,身子向右一晃,躲过迎面劈来的胡刀。

“你放手,我来。”孟鹤妘挣扎着想下来,裴伷先却猛地向后退了两步,从袖兜里掏出一只骨笛。

惨白的骨笛在寡淡的月光下闪着幽光,他将唇轻轻凑到骨笛旁边……

骨笛里发出一阵闷闷的嗡鸣声,铺天盖地的蝙蝠仿佛被按动了开关,齐齐往面具男身上扑。不过顷刻间,体型庞大的变异蝙蝠便把面具男包裹成一个巨大的黑团。

孟鹤妘整个人都看傻了,这些蝙蝠好像突然间就听了裴伷先的话,前仆后继地往男人的身上扑。

“走!”

裴伷先转回身,用胳膊夹起还在发呆的孟鹤妘便往林子深处跑。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