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九章 她不是外人(第1/2页)

即便是夏日,夜里的通山也透着一股子凉意,夜枭在林间穿梭,偶尔发出一两声尖锐的啸声。

越往深处走,前面的路越不好走,孟鹤妘点起了准备好的火把,一边摸索着前行,一边警惕着四周的动静。

对方既然约她夜里亥时在通山见,那么很有可能在她进山的时候,对方就已经盯上她了。

爬过一个小山坳,前面忽然豁然开朗,四周的荆棘丛被人为砍断,空地上对着一团篝火燃烧过后的灰烬。

她走过去查看了一下灰烬的温度,显然已经凉透。周围的荆棘和枝丫被砍得到处都是,下面还有不少蝙蝠的尸体。

孟鹤妘把周围的枯树捡了捡,用脚堆在一起,点燃一小丛篝火,等着对方自动上门。

漆黑的林子里时不时传来一阵诡异的沙沙声,好像很远,又好像近在咫尺。她拢了拢身上的衣襟,从包裹里拿出两颗白面馒头用树枝穿好,放在篝火上烘烤。

不多时,馒头的香味在林子里慢慢开来,仿佛这阴森的林子里也多了一抹人间烟火

火光烤得孟鹤妘脸颊通红,她慢悠悠地撕着馒头片,等着躲在暗处的人自动现身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大概已经快到亥时,当然,也有可能过了亥时。孟鹤妘啃完了一颗烤馒头,正打算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的时候,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
孟鹤妘咧嘴一笑,甩出袖里刀:“终于不打算继续当缩头乌龟了?”

林子里传来一阵冷笑,带着面具的男人慢悠悠地从林子里晃出来。

“原来是老朋友了。”孟鹤妘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。

男人藏在面具后的唇角勾出一抹笑意:“是老朋友了,所以你还不打算把七星锁交出来?”

孟鹤妘一笑:“我以为你是打算告诉我那个孩子的下落的。”

男人哼了一声,慢悠悠走到篝火旁边,捡起剩下的那颗烤馒头放在面具前闻了闻。

孟鹤妘嘴角抽了抽:“作为一个反派,我觉得你这样有点装。”

男人一怔,抛了抛馒头,尖锐的笑声从面具后传来,惊起一树寒鸦。

“公主,咱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?”

孟鹤妘捏紧了袖里刀,脚步微微挪动,已经看好了跑路的方向。

“怎么个交易法?”

男人一收手,馒头“咚”的一声掉在地上,咕噜噜滚了几圈,停在孟鹤妘脚边。

“我现在知道了你要找之人的下落。我给你线索,你把七星锁交出来。”男人嗤笑出声,“七星锁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用处,交出来,何乐而不为?”

孟鹤妘看着他,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:“你这么说也没错,但是万一我交出来,你们还要杀我呢?我留着,藏起来,至少还能保住小命不是。”

“呵呵!”男人笑得前仰后合,“公主,你这就天真了吧!你以为你不交出来,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?你说,要是我先你一步找到那个人,然后……”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“咔嚓!人头就这么从脖子上掉下去了。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。”

孟鹤妘听着他描述,骂了一声“变态”,便开始琢磨着,这笔买卖是不是真的值得。

“考虑好了么?”男人的面具下发出似笑非笑的声音,好像笃定她一定会答应一样。

孟鹤妘用脚踢开地上的烤馒头,抬起手腕,纤细白皙的手腕上绑着一条手帕,是昨晚裴伷先给她包扎伤口用的。手帕下面是一条手串,上面碧绿的翡翠在火光中显得格外的璀璨。她把手串从腕子上拿下来,晃了晃:“这东西,其实除了好看点,也没什么用处,但到底是我母亲留下的不是?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它,不过如果我给了你,你能保证不追杀我?”

男人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手串上,面具后的薄唇微微勾起:“那是自然,毕竟滚滚公主也不是那么好抓的,这一路从瓦特到大盛,折了我们不少狼卫。”

孟鹤妘哼了一声,翻了个白眼:“好,你告诉我那个人在哪儿,我就把东西给你。”

男人一笑,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竹筒丢给她:“你可以先看看。”

孟鹤妘单手接过竹筒:“这么痛快?”

男人耸了耸肩:“今天在通山里,你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去。”

孟鹤妘冷哼,打开竹筒,抽出里面的纸笺。

纸笺上用瓦特文写了一句话,大意是八月十七,瓦特使臣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男人笑了下:“八月十七是高宗皇帝的寿辰,万寿节当日,万邦来朝,你要找的人就在瓦特使臣团里。”

孟鹤妘嗤笑一声:“你怎么知道这消息是真的?”

“我的人找到了当年给云霞郡主接生的接生婆,当年云霞郡主生产时,接生婆是个大盛人。云霞郡主生产后不久,这个接生婆便被部落的流军杀死。可是这次我派人去查云霞郡主和你的身世时发现,那个接生婆并没有是,而是有人替她死了,你猜,替她死的那个人是谁?”

孟鹤妘一点也不想猜,但她已经隐约知道,那个死在流军手中的人,恐怕是将她从段家带出来的姨娘。

“看来你已经知道了。”男人叹了口气儿,似乎有点失望,他弯腰坐在她方才坐着的石墩上,“你应该已经知道你是西北段家的人了吧!段家当年的祸事,未必没有七星锁的原因。”

孟鹤妘一怔,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西北段家的事儿。

“啊!有点跑题了。”男人敲了下自己的头,抬起头,目光灼灼地看着孟鹤妘,“咱们接着说那个李代桃僵活下来的接生婆。她假死之后,带着云霞郡主的孩子离开王庭,后来把那个孩子送到一户牧场主家。”

原来是这样?

孟鹤妘不由唏嘘,她曾经以为带走那个孩子的是她姨娘,没想到却是……

心里狠狠揪疼了一下,看着七星锁的也眼神中带了几分怨怼。这大概就是大盛人常说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吧!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