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八章 夜惊魂(第1/2页)

悦来客栈

裴伷先推开虚掩的窗棂,窗外漆黑的夜空中高悬着一轮明月,远处的通山仿佛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巨兽,正无声无息地窥视着这一小方天地。

早晨客栈里的房客纷纷离去之后,他让木石去查柴三公子,然后独自折返客栈。

距离木石离开已经五个时辰,整个客栈安静得没有一丝声息。

“啪!”窗外传来一声轻响,一只青蛙从草丛里跳到石子路上,几个起落,又跳回草丛里。

不多时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,是木石回来了。

裴伷先走到门口拉开门,木石阴沉着一张脸:“公子,查到了。”

裴伷先闪身让他进来,倒了杯水给他。

木石一口气儿喝光,从怀里掏出一张像:“这个柴三公子果然有来头。”

裴伷先一怔,展开画像一看,确实是前两日死在通山的那个柴三公子。

“怎么说?”

“这个柴三公子确实是柴家的公子,但他还有个身份。”

裴伷先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若没有猜错,他是公门之人?”他之前才看柴三公子的尸体时发现他的手上有厚重的老茧,那是一双常年握剑的手,绝非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子哥那么简单。

木石又道:“他少时离家,之后一直在京都生活,与家人联系不多,只道自己是在京中做茶叶生意,家人也并未起疑。直到半个月前,他们突然收到柴三公子的信,说他打算回益州采买一些货物,但是到了约定那天,家人却并没有见到柴三公子。”

“因为他死在了通山。”裴伷先说。

木石点了点头,从袖兜里又掏出一张信纸:“这是他寄给柴家人的信。我看过了,这是宫里的贡纸,寻常人家不可得。”

裴伷先接过信,不由得皱了皱眉:“这是京都不良帅常用以联系的特殊黄表纸。”

“可是公子,他一个京都的不良帅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木石有些摸不清头脑。

裴伷先嗤笑出声,把信收进怀里:“恐怕谜底就在这通山之中。”说着,他站起身往门外走。

木石连忙拿起桌上的披风追上:“公子,把披风披上。”

裴伷先接过披风:“你不用跟我一起去通山,你现在马上去通知程少卿,让他把王老大等人全部截住,明日一早在客栈相见。”

木石一怔:“公子,这是何意?”

裴伷先解下挂在墙上的佩剑,对木石说:“你且照办就是了,哦,切记,让程少卿多带些人。”

木石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只好应下。

————

崇州通往益州的栈道上,一辆孤零零的马车正急速狂奔着。

肃冷的空气冲进鼻腔,把脸皮都撕扯得变了形状,宛如一条扭曲的年糕。云山拼了命的驱赶着马车,同时谨慎地看着栈道两边的密林。

黑夜里的密林中仿佛藏着无数只嗜血的巨兽,只要他稍有停歇,这些蛰伏的巨兽便会倾巢而出。

眼看就要赶到益州外,马车突然一个剧烈的颠簸,横在路边的绊马索绊住了枣红马的前蹄。

枣红马发出一声嘶鸣,前蹄猛地跪地,整辆马车向前倾倒,邵一白毫无防备地甩出马车。

“云山,怎么了?”邵一白在地上滚了两圈,撞得头晕眼花。

云山飞身跳下马车,“呛”的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,整个人护在邵一白的身前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